十五路

史向背景但涉及历史很少啦~

       (背景是两人并肩作战的那个时期。)
  伊万和王耀到靶场的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雨。
  两个人彼此沉默着,都毫不犹豫的拿起了枪,似乎这雨并不存在,然后站到两个相邻的靶位上。
  谁也没看谁一眼,他们就像以前每次练习射击的时候一样,几乎是同步上膛,拉开保险,瞄准准心,随后眼神稳稳盯住对面鲜红的靶子。
  伊万轻声说:“准备好,三,二,一!”
  “嗒嗒”,两声枪响。
  “再来。”
  又是两声枪响。
  “继续。”
  ......
  不知何时,弹夹已经打空了。
  “今天我的成绩应该还不错。”王耀望着百米外的靶子,语气相当自信。
  “我猜也是,你打得越来越好了,”伊万看着他笑了笑,“耀都快变成神枪手啦,明明一开始的时候枪法那么差。”
  “废话,我知道什么该好好练。”王耀说话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
  伊万忽的大笑起来:“耀,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王耀终于好歹给他扔了一个白眼:“妈的我没生气!”
  “耀和耀家人对这种事很保守啊。”伊万把枪还给旁边的士兵,沾上机油的手恶作剧的在王耀脸上擦了擦,也顺便擦下了水珠:“我以后会记得低调一点,就算他们问起来我也不说,也绝对不会说谁在上谁在下。”
  “低调还不够!这种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明白吗?”王耀面带恼怒的瞪着他。
         他再也不想再听到关于自己的八卦了!
  “没问题,”伊万爽快的点点头,“不过,今天恐怕不行。”
  “为什么?”
  “在耀的后颈那里有一块...噗,怎么说呢,其实只要出门的时候竖着衣领,也没人会看到。”伊万暧昧的笑了笑。
  “...以后晚上我回我方营地休息。”
  “耀舍得我吗?”
  “舍得,特别舍得。”王耀努力抑制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真的吗?耀真的舍得离开我吗?”伊万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但现场的气氛隐隐约约变得有些诡异。
  王耀顿了顿,忽然转身就走,“假的。你听好了,这话我就说一次,我舍不得!”
  ......这人一可怜起来真是要他的命。
  
        可是非要在别人面前问他这个问题不可吗!
  很不好意思啊!
  
        伊万眼睛一亮。
  王耀转身没好气道:“该回去了,你还不快点跟上来。”
  伊万二话不说,过去就是一个熊抱,脑袋伏在王耀肩上蹭来蹭去,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王耀叹了口气,伸手虎摸他:“虽然我整天叫你熊,但没想到你真是头熊...”
  伊万忽然闷声道:“熊喜欢耀。”
  王耀老脸一红:“别说了!”
  伊万委屈的哼了一声。
  “...我的意思是...你不说我也知道...”
  旁边的士兵们要么抬头望天要么左右顾盼,没一个人在看他们。
  但王耀很清楚,自己今天份的脸已经丢光了。
         为什么总是这样!
  
        另一边,在我方营地,莫斯科一如既往的乘输送物资的时机偷偷溜走去找吉林。
  吉林这时正坐在树桩上擦枪,一看到他就是一个嫌弃的眼神:“咋,那俩又传艳闻了?你整天找我说这些干啥玩意啊!我家那位你家那熊心甘情愿,我们能咋整啊,还能棒打鸳鸯啊?我说你们营地咋都这么闲呢,整天就知道传艳闻,还能不能鼓捣点正事了?”
  “哎,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这个。”莫斯科左右转头看了看,确认这儿确实只有他们俩在,“我最近在担心另一件事。”
  “啥事?”
  “你说要是一直这么下去,王耀同志的身体行不行啊,我哥还年轻,王耀同志他就...”
  吉林瞪了他一眼:“我大哥身体没问题!”
  “...哦。”
  吉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们这些整天瞎操心桃色事件的同志,还是鼓捣点正事去,啊,自己还没对象就着急起别人了。还有,这盒鹿茸你给我大哥送过去,让他补补肾。”
  莫斯科神色复杂的看了看他,把小盒揣进怀里:“吉林同志,我看你对桃色事件的关心一点也不比我们少。”
  吉林面无惭色道:“你再帮我跟他捎个话,叫他不着急回营,我相信大哥在那边待着也不会耽误正事。”
  “你还真信任他。”
  “不光他,你家熊我也信任,都信任。”吉林踢了一脚沙地,随后叹了口气。“我们这几十年日子不好过,我大哥受的伤多得呀,数都数不清。这些年他几乎就没遇见过几件好事,现在终于整了个喜欢的人,唉,真好。”
  莫斯科听完愣了一下。
  他面前这个人,又何尝不是伤痕累累呢。
  他们这一家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过过好日子了。
  “是啊,这种时候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真好。”
  “不过,我们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你信不信?”吉林对他咧嘴一笑。
  莫斯科也笑起来:“那还用说吗。”

    伊万站在门外,拿出钥匙打开门。
    王耀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头都不回道:“在那站着干嘛,怎么不进来。”
    伊万顿了顿,“耀,你在看什么电影?”
    “阿尔肥家的加勒比海盗。”王耀忽然一回头,“等等,它在你家和我家都很受欢迎吧,我看看也不怎么样...”
“耀。”伊万微笑的看着他,“你刚才说看看也不怎么样?”
    王耀立刻暂停电影,把人拉进门并拖到沙发上强制安抚坐下。“伊万你先别生气,他家的电影是电影,他是他,我看电影不代表我支持他阿鲁!我绝对是站在你这边的阿鲁!”
    王耀只要一着急,说话就会带上“阿鲁”。
    于是伊万也稍微开心了一些。
    他知道王耀在乎他。

    “诶,我知道耀在我这一边啊,为什么要解释这一点呢?”伊万笑得软乎乎的,但依然不掩他周身散发着的魔王一般的恐怖感。
    王耀看着他缓缓睁大眼睛,喉结上下一动。
    “你所谓的知道就是如果我不站在你这边就会被你诅咒被你用水管追着打这样的吧阿鲁?!”
    王耀甩了甩头,他原来就头靠在沙发靠背上蹭了一个小时,扎起来的头发变得松松垮垮的,这一甩就更散了,几乎是半披发状态。
    “耀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不会打耀的,我的水管是为嚣张的敌人准备的噢。”伊万话一说完,就伸手去摘王耀背后半挂在发缕上的头绳,又理了理对方的散发。
    王耀配合的低了点头侧了点身。
   “耀散着头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这回伊万不仅笑得软绵绵,连声音也软绵绵,魔王气质似乎都被这股软劲冲淡了不少。
    王耀略不自在的晃了晃脑袋,“我什么时候有不好看过?”
    “但是~即使是耀你主动散发给我看,也不能抵消你看这部电影的事哦。”
    “啊?”
    “上司叫我明天回去,耀也要和我一起走哦。”
    “喂,这也太胡来了!明天是外交——”
    “俄/罗/斯不提供听别人意见的服务哦。”
    “明天是阿尔家的国务卿来访问阿鲁!我上司很看重这次会面的阿鲁!”
    “从北京到莫斯科的航班应该还有空位呢koru koru      koru......”
    “你到底还要生气多久阿鲁?他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你本来就很壮阿鲁!就是像一头熊一样壮阿鲁!”
    伊万:盯——
    “你敢诅咒我——”王耀刚说完这四个字就双腿一软,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看着伊万的动作,忽然脸色一变。
    “...不,不行,伊万,我警告你,你别胡来,千万别胡来——”
    “嗯。”伊万两手环住王耀,看着手机上的搜索结果,一个字一个字念了出来,“加勒比海盗二的结局:因为海兽追杀的是杰克,所以伊丽莎白设计杰克让他被海怪吃掉,而其余人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死里逃生。”
    王耀看了一眼电视屏幕里已经走了大半的进度条,悔恨交加道:“哦!知道了阿鲁!!!”
    剧透是可耻的行为阿鲁!
   王耀挣扎着想从这个熊抱里解放出来,伊万一笑,手臂上再用了点力气就把他抱得紧紧的。
    “耀明天一定要跟我走哦。”
    “想都别想,这事没商量,那是我的工作!”
    “是吗...korukorukoru...”

    第二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阿尔弗雷德跟随国务卿进行了一整天的访问工作,王耀全程连一个影子也没出现。
    不过王京替了他大哥的班。
    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阿尔终于忍不住问王京:“王耀怎么不来见我?”
    王京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大哥去其他地方出差了。”
    “其他地方,难道是莫斯科?”
    “嗯。”
    “我就知道是这样...”阿尔扶了扶眼镜,满脸的不屑,“那个斯拉夫人。”
    “这件事的起因也是因为你啊阿尔肥。”
    阿尔:???
    王京咳了一声,正襟危坐:“我上司来了,闲聊结束。”
    “no,你刚才叫我什么?”
    王京一言不发,眼神凝重的看着他。
    “难道你们平时都这么叫我?”阿尔立刻向他投去恐怖的目光。
    王京露出他在外交场合一贯的克制微笑,愉悦的点了点头。
    这时阿尔家的国务卿也进了门,他立刻收回目光,对微笑着的王京露出了如同白/宫发言人一般无可挑剔的笑容。
    “王雾/霾。”
    “阿尔肥。”
    “王雾/霾。”
    “阿尔肥雷德。”
    “shut up(闭嘴)!”
    阿尔家的国务卿:......
    住在王京这儿的总理:.......
   

    当晚,莫斯科。
    王耀看着王京在工作结束后给他发的短信,叹了口气:“都怪你,这次会面真的很重要...”
    一双手从王耀背后伸出来环抱住他,伊万的下巴搁在王耀肩上:“耀身上有香气哦。”
    “废话,我刚刚洗过澡。”王耀的长发披散下来,某头熊因此觉得非常开心。
    “耀以后就住在莫斯科,不要回去了。”
    王耀用侧脸看他,面无表情:“等你哪天真的做到了‘大家都是俄/罗/斯的’我就住下来。”
    “迟早会这样的,耀只是提前一点搬过来而已。”魔王伊万软绵绵的笑着。
    王耀一把捏住他两颊的肉,立刻感觉自己要看到由伊万的怨念凝聚出来的实质化水管了...
    “不许生气,我才是应该生气的那个。”王耀丝毫没有畏惧的捏揉着他稍圆的脸。
    “咳...耀...你轻点,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气嘛...”
    “你让我轻点我就轻点?没门。”
    “有点痛哦...”
    “你再装?!我自己下的手,我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用力吗!”
    “可是每次我觉得自己没有很用力的时候,耀都会叫我轻点...”
    王耀一把捂住他的嘴:“别说了!”
    伊万亲了亲他的手心,王耀的手立刻就缩了回去。对方此时还在软绵绵的笑着,王耀又捏了捏眼前的这张脸,忽然一侧身十分自然的躺了下去。
    对方的怀抱宽厚又温暖,躺下去确实舒服。
    “伊万,以后我们不能再这样不顾工作了,王京说我家上司今天很生气。”他闭着眼睛道。
    “那我下次尽量听听耀的话吧。”斯拉夫人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头,“累了吗?”
    “是有点困。”王耀打了个哈欠,“不过你不是说要看电影吗?”
    “嗯,那也行。”伊万翻出旁边的电脑。
    电影开头才几分钟的时候,王耀忽然看到这样一行字幕:“...地球变成了俄/罗/斯/联/邦星球...”
    “等等,等等等等,”王耀立刻一点鼠标暂停,手指指着那一排俄文字幕,“你给我翻译一下这句话,我可能理解错了。”
    “我觉得耀应该不会理解不了这句话哦,它本来就是未来科幻片。”
    “......我想看其他电影。”
    “这个嘛——”
    “这项服务也没有吗?”王耀边说边捏了一把他的脸。
    “...既然耀不想看,那就换别的吧。”
     于是伊万最后选了一部俄/罗/斯恐怖片。
     王耀:大意了!

     下次他一定要自己选电影!